圆觉经常识网
标题

卷五 五之三〔国风〕

来源:圆觉经常识网作者:时间:2022-11-24 06:20:47
卷五 五之三〔国风〕◎魏风·葛屦 诂训传 第九  〔陆曰:案《魏世家》及《左氏传》云:“姬姓国也。&r
卷五 五之三〔国风〕 ◎魏风·葛屦 诂训传 第九

  〔陆曰:案《魏世家》及《左氏传》云:“姬姓国也。”《诗谱》云:“周以封同姓,其地虞舜、夏禹所都之域,地在古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南枕河曲,北涉汾水。”〕

  魏谱

  魏者,虞舜、夏禹所都之地。

  〔〇正义曰:《地理志》云:“河东郡有河北县,《诗》魏国也,晋献公灭之,封大夫毕万。”皇甫谧 云:“舜所营都”,或云“蒲坂即河东县”,是也。禹受禅,都平阳或安邑,皆属河东。《五子之歌》怨太康失邦,其歌云:“惟彼陶唐,有此冀方。今失厥道,乃 厎灭亡。”《左传》引其文,服虔云:“尧居冀州,虞、夏因之,不迁居,不易民。其陶唐、虞、夏之都大率相近,不出河东之界,故《书》责太康亡失。”然则魏 都河北蒲坂,故安邑皆逼近之,故云“魏者,舜、禹所都之地”,谓境内有其都耳,魏不居其墟也。〕在《禹贡》冀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〇正义曰:《禹贡》云:“壶口、雷首,至于太岳;厎柱、析城,至于王屋。”《地理志》云:“雷首在蒲坂南。析城在濩泽西南。”皆在河东界内,是其属冀州也。〕周以封同姓焉。〔〇正义曰:襄二十九年《左传》曰:“虞、虢、焦、滑、霍、杨、韩、魏,皆姬姓。”是与周同姓也。《魏世家》绝不知所封为谁,故言“周以封同姓”云。〕其封域南枕河曲,北涉汾水。〔〇正义曰:《地理志》云:“魏国,姬姓也,在晋之南河曲,故其《诗》曰‘彼汾一曲’,‘寘诸河之干兮’。”是南枕河曲也。《汾沮洳》曰:“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刺君采其菜於汾,明其垶逾汾矣,故知北涉汾水。〕

  昔舜耕於历山,陶於河滨。〔〇正义曰:《尚书传》文也。彼注云:“历山在河东。”是舜耕之处在魏境也。言“陶於河滨”,则在河北之滨,綯以历山相近,同为魏地,故连言之。皇甫谧云:“言陶於河滨,即《禹贡》所谓陶丘,今济阴定陶之西南陶丘亭是也。”言河滨,明近河,不宜在济阴,谧之言谬耳。〕禹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此一帝一王,俭约之化,於时犹存。及今魏君,啬且褊急,不务广修德於民,教以义方。〔〇 正义曰:“教以义方”,隐三年《左传》石碏辞也。感舜、禹之化,则应皆俭约,而《硕鼠》《伐檀》又以刺君贪鄙者,虽遗风尚在,人性不同,不能使贪者皆俭。 因《葛屦》等刺俭者多,又其诗在先,故言俭约之化耳。晋有唐之遗风,诗称唐国。此有舜、禹旧化,其诗不称虞、夏者,晋初,唐叔封为唐侯,又能忧深思远,有 尧之遗风,故谓之唐。魏初无虞、夏之名,虞、夏又非诸侯之国,徒感俭约之化,啬且褊急,故《谱》本於舜、禹耳,无义,言虞,夏也。尧、舜道同,而感有深浅 者,时君政异故也。〕其与秦、晋邻国,日见侵削,国人忧之。〔〇正义曰:魏国西接於秦,北邻於晋。桓四年《左传》曰:“秦师围魏。”是秦数伐之。终为晋所灭,明晋亦侵之。〕当周平、桓之世,魏之变风始作。〔〇正义曰:周自幽王以上,诸侯未敢专征。平、桓之后,以强凌弱。今云“日见侵削”,明是诸侯专恣,故以为平、桓之时,变风始作。〕至春秋鲁闵公元年,晋献公竟灭之,以其地赐大夫毕万。自尔而后,晋有魏氏。〔〇 正义曰:郑言此者,见闵公已前,魏国尚存,故平、桓之世得作诗也。魏无世家,而郑於左方中云:“《葛屦》至《十亩之间》为一君,《伐檀》、《硕鼠》为一 君。”知者,以上五篇刺俭,下二篇刺贪,其事相反,故分为异君。或父祖,或子孙,不可知也。案襄二十九年《左传》,鲁为季札歌《魏》,曰:“美哉!大而 婉,俭而易行,以德辅此,则为明主。”但此诗并刺君,而季札美之者,美其有俭约之馀风,而无德以将之,失於太俭,故诗人刺之。〕


  《葛屦》,刺褊也。魏地陿隘,其民机巧趋利,其君俭啬褊急,而无德以将之。〔笺:险啬而无德,是其所以见侵削。〇屦,俱具反。褊,必浅反。陿音洽,本或作“狭”,依字应作“陕”。隘,於懈反。巧如字,徐苦孝反。趋,七须反,徐七喻反。啬音色。〕

  【疏】“《葛屦》二章,上章六句,

下章五句”至“将之”。〇正义曰:作《葛屦》诗者,刺褊也。所以刺之者,魏之土地既以狭隘,故其民机心巧伪以趋於 利,其君又俭啬且福急,而无德教以将抚之,令魏俗弥趋於利,故刺之也。言魏地狭隘者,若地广民稀,则情不趋利;地狭民稠,耕稼无所,衣食不给。机巧易生。 人君不知其非,反覆俭啬褊急,德教不加於民,所以日见侵削,故举其民俗君情以刺之。机巧趋利,首章上四句是也。俭啬,言爱物;褊急,言性躁,二者大同,故 直云刺褊,卒章下二句是也。上章下二句,下章上三句,皆申说未三月之妇不可缝裳,亦是趋利之事也。〇笺:“俭啬”至“侵削”。〇正义曰:以下《园有桃》及 《陟岵》序皆云“国小而迫,日以侵削”,故笺采下章而言其刺之意。

  纠纠葛屦,可以屦霜?〔传:纠纠,犹缭缭也。夏葛屦,冬皮屦。葛屦非所以屦霜。笺云:葛屦贱,皮屦贵,魏俗至冬犹谓葛屦可以屦霜,利其贱也。〇纠,吉黝反,沈居酉反。缭音了,沈音辽。〕掺掺女手,可以缝裳?〔传:掺掺,犹纤纤也。妇人三月庙见,然后执妇功。笺云:言女手者,未三月未成为妇。裳,男子之下服,贱,又未可使缝。魏俗使未三月妇缝裳者,利其事也。〇掺,所衔反,又所感反,徐又息廉反,《说文》作“攕”,山廉反,云:“好手貌。”纤,息廉反。见,贤遍反。〕要之襋之,好人服之。〔传:要,{衤要}也。襋,领也。好人,好女手之人。笺云:服,整也。{衤要}也领也在上,好人尚可使整治之。谓属著之。〇要,於遥反。襋,纪力反。属音烛。著,直略反。〕

  【疏】“纠纠”至“服之”。〇正义曰:魏俗趋利,言纠纠然夏日所服之葛屦,魏俗利其贱,至冬日犹谓之可以屦寒霜;掺掺然未成妇之女手,魏俗利其士,新 来嫁犹谓之可以缝衣裳。又深讥魏俗,言衤要之也,领之也,在上之衣尊,好人可使整治之。裳乃服之亵者,亦使女手缝之,是其趋利之甚。〇传:“纠纠”至“屦 霜”。〇正义曰:纠纠为葛屦之状,当为稀疏之貌,故云犹缭缭也。《士冠礼》云:“屦,夏用葛,冬皮屦可也。”《士丧礼》云:“夏葛屦,冬白屦。”注云: “冬皮屦,变言白者,明夏时用葛亦白也。”是衣服之宜,当夏葛屦,冬皮屦也。《月令》“季秋霜始降”,则屦霜自秋始。言冬者,以屦霜为寒,而言冬为寒甚, 故传据《仪礼》而举冬以言之也。凡屦,冬皮夏葛,则无用丝之时。而《少仪》云“国家靡币,君子不履丝屦”者,谓皮屦以丝为饰也。《天官·屦人》说屦舄之饰 有絇、繶、纯,是屦用丝为饰。夏日之有葛屦,犹絺绤所以当暑,特为便於时耳,非行礼之服。若行礼之服,虽夏犹当用皮。郑於《周礼》注及《志》言“朝祭屦 舄,各从其裳之色”,明其不用葛也。〇传:“掺掺”至“妇功”。〇正义曰:掺掺为女手之状,则为纤细之貌,故云“犹纤纤”。《说文》云:“纤,好手。” 《古诗》云“纤纤出素手”,是也。下云“宛然左辟”,是已人夫家。既入夫家,仍云“女手”,明是未成妇也。《曾子问》云:“三月而庙见,称来妇。”又云: “女未庙见而死,归葬於女氏之党,示未成妇也。”则知既庙见者为成妇矣。既成为妇,则当家士尽为。此讥使之缝裳,明是未可缝裳,故云“三月庙见,然后执妇 功”。三月庙见,谓无舅姑者。妇入三月,乃见於舅姑之庙。若有舅姑,则《士婚礼》所云“质明,赞见妇於舅姑”,不待三月也。虽於昏之明旦即见舅姑也,亦三 月乃助祭行,故《易·归妹》注及郑《箴膏盲》皆引《士昏礼》云:“妇入三月,而后祭行。”然则虽见舅姑,犹未祭行,亦未成妇也。成妇虽待三月,其婚则当夕 成矣。《士昏礼》云:“其夕,衽席於奥,良席在东,皆有枕,北趾。主人人,亲脱妇缨,烛出。”注云:“婚礼毕,将卧息。”又《駮异义》云:“昏礼之暮,枕 席相连。”是其当夕成昏也。〇笺:“言女”至“其事”。〇正义曰:以妇人之服不殊裳,故知所言裳者,指男子之下服也。《曲礼》曰:“诸母不漱裳。”唯举裳 不漱,则衣可漱。明裳为贱。〇传:“要衤要”至“之人”。〇正义曰:《士丧礼》云:“襚者,左执领,右执要。”又曰:“襚者,以褶必有裳,执衣如初。”注 云:“帛为褶,无絮。虽复与襌同,有裳乃成称。”然则襚服有衣有裳,而左右执之,则左执衣领,右执裳要。此要谓裳,要字宜从衣,故云“要{衤要}也”。要 是裳衤要,则衤亲为衣领。《说文》亦云:“襋,衣领也。”二者於衣於裳各在其上,且又功少,故好人可使整治属著之。上云“女手”,此云“好人”,故云“好 人,女手之人”。今定本云“好人,好女手之人”者,义亦通。

  好人提提,宛然左辟,佩其象揥。〔传:提提,安谛也。宛,辟貌。妇至门,夫揖而入,不敢当尊,宛然而左辟。象揥,所以为饰。笺云:妇新至,慎於威仪。如是使之,非礼。〇提,徒兮反。宛,於阮反。辟音避,注同,一音婢亦反。揥,敕帝反。谛音帝。〕维是褊心,是以为刺。〔笺云:魏俗所以然者,是君心褊急无德教使之耳,我是以刺之。〕

  【疏】“好人”至“为刺”。〇正义曰:言好人初至,容貌安详,审谛提提然。至门之时,其夫揖之,不敢当夫之揖,宛然而左辟之,又佩其象骨之揥以为饰。 敬慎威仪如是,何故使之缝裳?魏俗所以然者,维是魏君褊心无德教使然,我是以为此刺也。〇传:“提提”至“为饰”。〇正义曰:《释训》云:“提提,安 也。”孙炎曰:“提提,行步之安也。”言安谛,谓行步安舒而审谛也。《士昏礼》云:“妇至,主人揖妇以入。及寝门,揖入。”是妇至门,夫揖而入也。此好人 不敢当夫之尊,故宛然而左还辟之。不敢当主,故就客位。〇笺:“魏俗”至“刺之”。〇正义曰:如此笺,则魏俗之趋利由君也。序云“魏地狭隘,其民机巧趋 利”,则似魏俗先然与?此反者,魏俗趋利,实由地狭使然。人君当知其不可,而以政反之。今君乃俭啬且褊急,而无德教,至使民俗益复趋利,故刺之。

  《葛屦》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


  《汾沮洳》,剌俭也。其君俭以能勤,剌不得礼也。〔〇汾沮洳,汾音扶云反,沮音子预反,洳音如预反。“其君子”,一本无“子”字。〕

  【疏】“《汾沮洳》三章,章六句”至“得礼”。〇正义曰:作《汾沮洳》诗者,刺俭也。其君好俭而能勤,躬自采菜,刺其不得礼也。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传:汾,水也。沮洳,其渐洳者。莫,菜也。笺云:言,我也。於彼汾水渐洳之中,我采其莫以为菜,是俭以能勤。〇莫音暮。渐如字,又接廉反。〕彼其之子,美无度。〔笺云:之子,是子也。是子之德,美无有度,言不可尺寸。〕美无度,殊异乎公路。〔传:路,车也。笺云:是子之德,美信无度矣。虽然,其采莫之事,则非公路之礼也。公路,主君之軞车,庶子为之,晋赵盾为軞车之族是也。〇軞,本作“旄”,音毛。盾,徒本反。〕

  【疏】“彼汾”至“公路”。〇正义曰:由魏君俭以能勤,於彼汾水渐洳之中,我魏君亲往采其莫以为菜,是俭而能勤也。彼其采莫之子,能勤俭如是,其美信 无限度矣,非尺寸可量也。美虽无度,其采莫之士殊异於公路,贱官尚不为之,君何故亲采莫乎?刺其不得礼也。〇传:“汾水”至“莫菜”。〇正义曰:汾是水 名。沮洳,润泽之处,故为渐洳。“莫,菜”者,陆机《疏》云:“莫,茎大如箸,赤节,节一叶,似柳,叶厚而长,有毛刺。今人缫以取茧绪。其味酢而滑,始生 可以为羹,又可生食。五方通谓之酸迷,冀州人谓之乾绛,河、汾之间谓之莫。”案王肃、孙毓皆以为大夫采菜,其《集注序》云:“君子俭以能勤。”案今定本及 诸本序直云“其君”,义亦得通。〇笺:“之子”至“尺寸”。〇正义曰:“之子,是子”,《释训》文。《宛丘》云:“游荡无度。”《宾之初筵》云:“饮酒无 度。”皆谓无节度也。此不得为美无节度,故为无复度限,言不可以尺寸量也。〇笺:“是子”至“是也”。〇正义曰:公路与公行一也。以其主君路车谓之公路, 主兵车之行列者则谓之公行,正是一官也。宣二年《左传》云:“晋成公立,乃宦卿之適,以为公族。又宦其馀子,亦为馀子,其庶子为公行。赵盾请以括为公族, 公许之。冬,赵盾为軞车之族。”是其事也。赵盾自以为庶子,让公族而为公行,言为軞车之族,明公行掌軞车。服虔云:“軞车,戎车之倅。”杜预云“公行之 官”,是也。其公族则適子为之,掌君宗族。成十八年《左传》曰:“晋荀会、栾黡、韩无忌为公族大夫,使训卿之子弟恭俭孝悌。”是公族主君之同姓,故下笺云 “公族,主君同姓昭穆”,是也。传有公族、馀子、公行,此有公路、公行、公族,知公路非馀子者,馀子自掌馀子之政,不掌公车,不得谓之公路,明公路即公 行,变文以韵句耳。此公族、公行,诸侯之官,故魏、晋有之。天子则巾车掌王之五路,车仆掌戎车之倅。《周礼》六官,皆无公族、公行之官,是天子诸侯异礼 也。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笺云:采桑,亲蚕事也。〕彼其之子,美如英。〔传:万人为英。〕美如英,殊异乎公行。〔传:公行,从公之行也。笺云:从公之行者,主君兵车之行列。〇行,户郎反,注同。〕

  【疏】传“万人为英”。〇正义曰:《礼运》注云:“英,俊选之尤者。”则英是贤才绝异之称。此传及《尹文子》皆“万人为英”。《大戴礼·辨名记》云:“千人为英。”异人之说殊也。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传:藚,水舄也。〇藚音续,一名牛唇,《说文》音其或反。舄音昔。〕

  【疏】传“藚,水舄”。〇正义曰:《释草》云:“藚,牛唇。”李巡曰:“别二名。”郭璞引《毛诗传》曰:“水蕮也。如续断寸寸有节,拔之可复。”陆机 《疏》云:“今泽蕮也。其叶如车前草大,其味亦相似,徐州广陵人食之。”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公族,公属。笺云:“公族,主君同姓昭穆 也。”〇昭,绍遥反,《说文》作“佋”。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园有桃》,刺时也。大夫忧其君国小而迫,而俭以啬,不能用其民,而无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诗也。

  【疏】“《园有桃》二章,章十二句”至“是诗”。〇正义曰:俭啬不用其民,章首二句是也。大夫忧之,下十句是也。由无德教,数被攻伐,故连言国小而迫,口以侵削,於经无所当也。

  园有桃,其实之殽。〔传:兴也。园有桃,其实之食。国有民,得其力。〕

  〇笺:云:魏君薄公税,省国用,不取於民,食园桃而已。不施德教民,无以战,其侵削之由,由是也。〇殽,本又作“肴”,音爻。省,色领反。心之忧矣, 我歌且谣。曲合乐曰歌,徒歌曰谣。〇笺:云:我心忧君之行如此,故歌谣以写我忧矣。〇谣音遥。行,下孟反,下文“行国”同。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笺云: 士,事也。不知我所为歌谣之意者,反谓我於君事骄逸故。〇所为,于伪反,下“所为”皆同。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夫人谓我欲何为乎?〇笺:云:彼人,谓君 也。曰,於也。不知我所为忧者,既非责我,又曰:君俭而啬,所行是其道哉。子於此忧之,何乎?〇何其,音基,下章同。夫人,音符。何为,如字。心之忧矣, 其谁知之?笺云:如是则众臣无知我忧所为也。其谁知之,盖亦勿思!笺云:无知我忧所为者,则宜无复思念之以自止也。众不信我,或时谓我谤君,使我得罪也。

  【疏】“园有”至“勿思”。〇毛以为,园有桃,得其实为之殽,以兴国有民,得其力为君用。今魏君不用民力,又不施德教,使国日以侵削,故大夫忧之,言 己心之忧矣,我遂歌而且谣,以写中心之忧。不知我者,见我无故歌谣,谓我於君事也骄逸然,故彼人又言云:“君之行是哉!子之歌谣,欲何其为乎?”彼人既不 知我而责我矣,而我心之忧矣,其谁能知之?既无知我者,或谤我使我得罪,其有谁能知之?我盖欲亦自止,勿复思念之。彼人正谓不知我者。曰、其并为辞。〇郑 以为,园有桃,魏君取其实为之殽。不兴为异。又以彼人为君,曰为於言不知我者,谓我於君事骄逸。又言彼君之行俭而啬,是其道哉!子於此忧之何?馀同。〇 笺:“魏君”至“由是”。〇正义曰:魏君薄於公税,乃是人君美事,而刺之者,公家税民有常,不得过度,故《孟子》曰:“欲轻之於尧、舜,大貉小貉;欲重之 於尧、舜,大桀小桀。”十一而税,下富上尊,是税三不得薄也。《郑志》答张逸亦云:“税法有常,不得薄。”今魏君不取於民,唯食闽桃而已,非徒薄於一,故 刺之。《中庸》云:“时使薄敛。”《左传》称晋悼公薄赋敛,所以复霸,皆薄为美。以当时莫不厚税,故美其薄赋敛耳。鲁哀公曰:“二,吾犹不足。”是当时皆 重敛也。易传者以云其实之殽,明食桃为殽,即是俭啬之事。〇传:“曲合”至“曰谣”。〇正义曰:《释乐》云:“徒歌谓之谣。”孙炎曰:“声消摇也。”此文 歌谣相对,谣既徒歌,则歌不徒矣,故云“曲合乐曰歌”。乐即琴瑟。《行苇》传曰:“歌者,合於琴瑟也。”歌谣对文如此。散则歌为总名。《论语》云“子与人 歌”,《檀弓》称“孔子歌曰:‘泰山其颓乎’”之类,未必合乐也。〇传:“夫人谓我欲何为乎”。〇正义曰:夫人即经之彼人也。今定本云“彼人”,不云“夫 人”,义亦通也。“何为”即经之“何其”也。彼人谓我何为者,言彼不知我者之人,谓我歌谣无所为也。笺以上已云“不知我者”,此无为更斥彼人,故以为彼人 斥君也。“曰,於”,《释诂》文。

  园有棘,其实之食。(传:棘,枣也。〇棘,纪力反,从两束,俗作“栜”同。)心之忧矣,聊以行国。(笺云:“聊,且,略之辞也。聊出行於国中,观民事 以写忧。)不我知者,谓我士也罔极。(极,中也。笺云:见我聊出行於国中,谓我於君事无中正。)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 勿思!

  《园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国迫而数侵削,役乎大国,父母兄弟离散,而作是诗也。〔笺:役乎大国者,为大国所征发。〇岵,音户。此传及解“屺”共《尔雅》不同。王肃依《尔雅》。数音朔。“侵削”,本或作“国小而迫,数见侵削”者,误。〕

  【疏】“《陟岵》三章,章六句”至“是诗”。〇正义曰:首章望父,二章望母,卒章望兄。叙言其思念之由,经陈思念之事。经无弟,而序言之者,经以父母 与兄,己所尊敬,故思其戒。其实弟亦离散,故序言之以协句。今定本云“国迫而数侵削”,义亦通也。〇笺:云“役乎”至“徵发”。〇正义曰:笺以文承数见侵 削,嫌为从役以拒大国,故辨之云“为大国所征发”也。知者,以言“役乎大国”,则为大国所役,犹《司寇》云“役诸司空”,则为司空所役,明是大国征发之。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传:山无草木曰岵。笺云:孝子行役,思其父之戒,乃登彼岵山,以遥瞻望其父所在之处。〇处,昌虑反。〕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笺云:予,我。夙,早。夜,莫也。无已,无解倦。〇莫音暮。解音介。〕上慎旃哉!犹来无止。〔传:旃,之。犹,可也。父尚义。笺云:上者,谓在军事作部列时。〇旃,之然反。〕

  【疏】“陟彼”至“无止”。〇正义曰:孝子在役之时,以亲戚离散而思念之。言己登彼岵山之上兮,瞻望我父所在之处兮。我本欲行之时,而父教戒我曰: “嗟汝我子也,汝从军行役在道之时,当早起夜寐,无得已止。”又言:“若至军中,在部列之上,当慎之哉,可来乃来,无止军事而来。若止军事,当有刑诛。” 故深戒之。〇传:“山无草木曰岵”。〇正义曰:《释山》云:“多草木岵,无草木屺。”传言“无草木曰岵”,下云“有草木曰屺”,与《尔雅》正反,当是转写 误也。定本亦然。〇传:“旃之”至“尚义”。〇正义曰:此旃与《采苓》“舍旃”,旃皆为足句,故训为“之”。“犹,可”,《释言》文。父尚义者,解孝子所 以称父戒己之意,由父之於子尚义,故戒之。二章传曰“母尚恩”,卒章传曰“兄尚亲”,皆於章末言之,俱明见戒之意,以其恩义亲故也。文十八年《左传》曰: “舜举八元,使布五教於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恩即慈也,亲则友也。〇笺:“上者”至“列时”。〇正义曰:上言行役,是在道之辞也。此变言上,又 云可来乃来,明在军上为部分行列时也。《曲礼》曰:“左右有局,各司其局。”注云:“局,部分也。”谓军中各有所部为行列之分,与此一也。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传:山有草木曰屺。笺云:此又思母之戒,而登屺山而望之也。〇屺音起。〕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传:季,少子也。无寐,无耆寐也。〇少,诗照反。耆,常志反。〕上慎旃哉!犹来无弃。”〔传:母,尚恩也。〕

  陟彼冈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传:偕,俱也。〕上慎旃哉!犹来无死。”〔传:兄尚亲也。〕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亩之间》,刺时也。言其国削小,民无所居焉。〔〇亩,莫后反,古作“晦”,俗作“亩”,皆同。〕

  【疏】“《十亩之间》二章,章三句”至“居焉”。〇正义曰:经二章,皆言十亩一夫之分,不能百亩,是为削小。无所居,谓土田狭隘,不足耕垦以居生,非谓无居宅也。

  十亩之间兮,桑者闲闲兮,〔传:闲闲然,男女无别,往来之貌。笺云:古者一夫百亩,今十亩之间,往来者闲闲然,削小之甚。〇间间音闲,本亦作“闲”。别,彼列反。〕行与子还兮!〔传:或行来者,或来还者。〇还,本亦作“旋”。〕

  【疏】“十亩”至“还兮”。〇正义曰:魏地狭隘,一夫不能百亩,今才在十亩之间,采桑者闲闲然,或男或女,共在其间,往来无别也。又叙其往者之辞,乃 相谓曰:行与子俱回还兮。虽则异家,得往来俱行,是其削小之甚也。〇传:“闲闲”至“之貌”。〇正义曰:此言“之间”,则一家之人共采桑於其间,地狭隘无 所相避,故言男女无别。闲闲然,为往来之貌。此章既言“之间”,故下章言“之外”。地傍径路,行非一家,故言“泄泄”为“多人之貌”。〇笺:“古者”至 “之甚”。〇正义曰:《王制》云“制农田百亩”,《地官·遂人》云“夫一廛田百亩”,《司马法》曰“亩百为夫”,是一夫百亩也。此言其正法耳。《周礼》: “上地,家百亩;中地,家二百亩,下地,家三百亩。”又云遂上地“有菜五十亩”,其废易相通,皆二百亩也。《孟子》曰“五亩之宅,树之以桑”,则野田不树 桑。《汉书·食货志》云:“田中不得有树,用妨五穀。”此十亩之中言有桑者,《孟子》及《汉志》言其大法耳。民之所便,虽田亦树桑,故上云“彼汾一方,言 采其桑”。古者侵其地而虏其民,此得地狭民稠者,以民有畏寇而内入,故地狭也。一夫百亩,今此十亩,相率十倍,魏虽削小,未必即然,举十亩以喻其狭隘耳。 〇传:“或行来者,或来还者”。〇正义曰:云“还兮”,相呼而共归。下云“逝兮”,相呼而共往。传探下章之意,故云“或行来者,或来还者”。见往来相须, 故总解之。

  十亩之外兮,桑者泄泄兮,〔传:泄泄,多人之貌。〇泄,以世反。〕行与子逝兮!〔笺云:逝,逮也。〇逮,徒赉反,又徒帝反。〕

  《十亩之间》二章,章三句。


  《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君子不得进仕尔。〔〇檀,徒丹反,木名。〕

  【疏】“《伐檀》三章,章九句”至“仕尔”。〇正义曰:在位贪鄙者,经三章皆次四句是也。君子不得进仕者,首章三句是也。经、序倒者,序见由在位贪 鄙,令君子不得仕,如其次以述之;经先言君子不仕,乃责在位之贪鄙,故章卒二句皆言君子不素飧,以责小人之贪,是终始相结也。此言在位,则刺臣。明是君贪 而臣效之,虽责臣,亦所以刺君也。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传:坎坎,伐檀声。寘,置也。干,厓也。风行水成文曰涟。伐檀以俟世用,若俟河水清且涟。笺云:是谓君子之人不得进仕也。〇坎,苦感反。寘,之豉反。涟,力缠反。猗,於宜反,本亦作“漪”,同。〕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传: 种之曰稼。敛之曰穑。一夫之居曰廛。貆,兽名。笺云:是谓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也。冬猎曰狩。宵田曰猎。胡,何也。貉子曰貆。〇廛,本亦作“{土厘}”, 又作“厘”,直连反。古者一夫田百亩,别受都邑五亩之地居之,故《孟子》云“五亩之宅”,宅是也。县音玄,下皆同。貆,本亦作“狟”,音桓,徐、郭音暄, 貉子也。宵音消,夜也。貉,户各反,依字作“貈”。〕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传:素,空也。笺云:彼君子者,斥伐檀之人,仕有功乃肯受禄。〇餐,七丹反,《说文》作“餐”,云:“或从水。”《字林》云:“吞食也。”沈音孙。〕

  【疏】“坎坎”至“餐兮”。〇正义曰:言君子之人不得进仕,坎坎然身自斩伐檀木,置之於河之厓,欲以为轮辐之用。此伐檀之人既不见用,必待明君乃仕, 若待河水澄清,且有波涟猗然也。君子不进,由在位贪鄙,故责在位之人云:汝不亲稼种,不亲敛穑,何为取禾三百夫之田穀兮?不自冬狩,不自夜猎,何为视汝之 庭则有所悬者是貆兽兮?汝何为无功而妄受此也?彼伐檀之君子,终不肯而空餐兮,汝何为无功而受禄,使贤者不进也?〇传:“坎坎”至“且涟”。〇正义曰:以 下云漘、侧,则是厓畔之处,故云“干,厓也”。《易·渐卦》“鸿渐於干”,注云:“干谓大水之傍,故停水处。”与此同也。风行吹水而成文章者曰涟。此云 “涟猗”,下云“直猗”、“沦猗”。涟、直、沦论水波之异,猗皆辞也。《释水》云:“河水清且澜猗。大波为澜。小波为沦。直波为径。”李巡云:“分别水大 小曲直之名。”郭璞曰:“澜言涣澜也。沦言蕴沦也。径言径侹也。”涟、澜虽异而义同。此诗涟、沦举波名直,波不言径而言直者,取韵故也。下二章言“伐 辐”、“伐轮”,则此伐檀为车之轮、辐,非待河水之清方始用之。而经於“河干”之下即言“河水清”,故解其意。此人不得进仕,伐檀隐居,以待可仕之世,若 待河水清且涟猗然也。河水性浊,清则难待,犹似闇主常多,明君稀出。既云置檀河厓,因即以河为喻。襄八年《左传》云:“俟河之清,人寿几何?”《易纬》 云:“王者太平嘉瑞之将出,则河水先清。”是河水稀清,故以喻明君稀出也。〇传:“种之”至“兽名”。〇正义曰:以稼穑相对,皆先稼后穑,故知种之曰稼, 敛之曰穑。若散则相通。《大田》云“曾孙之稼”,非唯种之也。《汤誓》曰“舍我穑事”,非唯敛之也。一夫之居曰廛,谓一夫之田百亩也。《地官·遂人》云: “夫一廛,田百亩。”司农云:“廛,居也。”扬子云“有田一廛”,谓百亩之居,与此传同也。《地官·载师》云:“巿廛之征。”郑司农云:“廛,巿中空地, 未有肆;城中空地,未有宅者也。”玄谓:“廛者,若今云邑、居、里矣。廛,民居之区域也。里,居也。”以廛、里任国中。而《遂人》授民田,“夫一廛,田百 亩”,是廛不谓民之邑居在都城者与?则郑谓廛为民之邑居,不为一夫之田者,以廛者民居之名。夫田与居宅同名为廛,但《周礼》言“夫一廛”,复言“田百 亩”,百亩既是夫田,故以廛为居宅,即《孟子》云“五亩之宅”是也。以《载师》连巿言之,故准《遂人》以廛为邑居。此言“胡取禾三百廛”,取禾宜於田中, 故从传“一夫之居”,不易之。《释兽》云:“貈子,貆。”郭璞曰:“其雌者名。,乃刀反。今江东通呼貉为<豸央><豸吏>。”〇 笺:“是谓”至“曰貆”。〇正义曰:《释天》云:“冬猎为狩,宵田为獠。”李巡曰:“冬围守而取禽。”故郭璞曰:“獠,犹燎也,今之夜猎载炉照者也。江东 亦呼猎为獠。”《管子》曰:“獠猎毕弋。”是獠为猎之别名。经云“不狩不猎”,则狩与猎别,故以猎为宵田。此对文耳。散即猎通於昼夜,狩兼於四时,若《周 礼》云“大田猎”,《王制》云“佐车止则百姓田猎”,不必皆宵田也。《中候》云“秦伯出狩”,《驷驖》云“从公于狩”,未必皆冬猎也。《释天》又云:“火 田为狩。”孙炎曰:“放火烧草,守其下风。”是狩非独冬猎之名也。

  坎坎伐辐兮,寘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传:辐,檀辐也。侧犹厓也。直,直波也。〇辐音福。〕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传:万万曰亿。兽三岁曰特。笺云:十万曰亿。三百亿,禾秉之数。〕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疏】传“万万”至“曰特”。〇正义曰:万万曰亿,今数然也。传以时事言之,故今《九章算术》皆以万万为亿。兽三岁曰特,毛氏当有所据,不知出何书。 〇笺:“十万”至“之数”。〇正义曰:笺以《诗》、《书》古人之言,故合古数言之。知古亿十万者,以田方百里,於今数为九百万亩,而《王制》云“方百里, 为田九十亿亩”,是亿为十万也,故彼注云:“亿,今十万。”是以今晓古也。《楚语》云:“百姓千品万官亿丑。”皆以数相十,是亿十万也。诗内诸言亿者, 毛、郑各从其家,故《楚茨》笺、传与此同。三百亿与三百廛、三百囷相类。若为釜斛之数,则大多不类,故为禾秉之数。秉,把也,谓刈禾之把数。《聘礼》注云 “秉谓刈禾盈把”,是也。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传:檀可以为轮。漘,厓也。小风水成文转如轮也。〇轮音沦,漘,顺伦反,本亦作“{辰月}”。沦音伦,《韩诗》云:“顺流而风曰沦。沦,文貌。”〕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传:圆者为囷。鹑,鸟也。〇囷,丘沦反,圆仓。鹑音纯。〕

  【疏】传“圆者为囷。鹑,鸟”。〇正义曰:《月令》“修囷仓”,方者为仓,故圆者为囷。《考工记·匠人》注云“囷,圆仓”,是也。《释鸟》云:“鹩,鹑。其雄鶛,牝庳。”李巡曰:“别雄雌异方之言。鹑一名鹩。”郭璞曰:“鹑,鹌之属也。”

  彼君子兮,不素飧兮!〔传:熟食曰飧。笺云:飧读如鱼飧之飧。〇飧,素门反,《字林》云:“水浇饭也。”〕

  【疏】传“熟食曰飧”。〇正义曰:传意以飧为飧饔之飧,客始至之大礼,其食熟致之,故云“熟食曰飧”。《秋官·掌客》云:“公飧五牢,侯伯飧四牢,子 男飧三牢,卿飧二牢,大夫飧一牢,士飧少牢。”注云“公侯伯子男飧皆饪一牢”,则卿大夫亦有饪,故曰为熟食也。〇笺:“飧读如鱼飧之飧”。〇正义曰:宣六 年《公羊传》曰:“晋灵公使勇士将杀赵盾,入其门则无人焉,上其堂则无人焉,俯而窥之,方食鱼飧。”是其事也。郑以为鱼飧之飧,则非传所云熟食也。《说 文》云:“飧,水浇饭也。从夕、食。”言人旦则食饭,饭不可停,故夕则食飧,是飧为饭之别名。易传者,《郑志》答张逸云:“礼,飧饔大多非可素,不得与 ‘不素餐’相配,故易之也。”

  《伐檀》三章,章九句。


  《硕鼠》,刺重敛也。国人刺其君重敛,蚕食於民,不修其政,贪而畏人,若大鼠也。〔〇硕音石。敛,吕验反,下同。〕

  【疏】“《硕鼠》三章,章八句”至“大鼠”。〇正义曰:蚕食者,蚕之食桑,渐渐以食,使桑尽也。犹君重敛,渐渐以税,使民囷也。言贪而畏人,若大鼠 然,解本以硕鼠为喻之意,取其贪且畏人,故序因倒述其事。经三章,皆上二句言重敛,次二句言不修其政。由君重敛,不修其政,故下四句言将弃君而去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传:贯,事也。笺云:硕,大也。大鼠大鼠者,斥其君也。女无复食我黍,疾其税敛之多也。我事女三岁矣,曾无教令恩德来眷顾我,又疾其不修政也。古者三年大比,民或於是徙。〇贯,古乱反,徐音官。复,扶又反。税,始锐反。比,毗志反。〕逝将去女,適彼乐土。〔笺云:逝,往也。往矣将去女,与之诀别之辞。乐土,有德之国。〇乐音洛,注下同。土如字,他古反,沈徒古反。诀,古穴反。〕

  乐土乐土,爰得我所!〔笺云:爰,曰也。〕

  【疏】“硕鼠”至“得我所”。〇正义曰:国人疾其君重敛畏人,比之硕鼠。言硕鼠硕鼠,无食我黍,犹言国君国君,无重敛我财。君非直重敛於我,又不修其 政。我三岁以来事汝矣,曾无於我之处肯以教令恩德眷顾我也。君既如是,与之诀别,言往矣将去汝之彼乐土有德之国。我所以之彼乐土者,以此乐土,若往则曰得 我所宜故也。言往将去汝者,谓我往之他国,将去汝国也。〇传:“贯,事”。〇正义曰:《释诂》文。〇笺:“硕大”至“是徙”。〇正义曰:“硕,大”,《释 诂》文。《释兽》於鼠属有鼫鼠,孙炎曰:“五技鼠。”郭璞曰:“大鼠,头似兔,尾有毛青黄色,好在田中食粟豆,关西呼鼩音瞿鼠。”舍人、樊光同引此诗,以 硕鼠为彼五技之鼠也。许慎云:“硕鼠五技,能飞不能上屋,能游不能渡谷,能绿不能穷木,能走不能先人,能穴不能覆身,此之谓五技。”陆机《疏》云:“今河 东有大鼠,能人立,交前两脚於颈上跳舞,善鸣,食人禾苗。人逐则走入树空中。亦有五技,或谓之雀鼠,其形大,故序云‘大鼠也’。魏国,今河北县是也。言其 方物,宜谓此鼠非鼫鼠也。”按此经作“硕鼠”,训之为大,不作“鼫鼠”之字,其义或如陆言也。序云“贪而畏人,若大鼠然”,故知大鼠为斥君,亦是兴喻之义 也。笺又以此民居魏,盖应久矣。正言“三岁贯汝”者,以古者三岁大比,民或於是迁徙,故以三岁言之。《地官·小司徒》及《乡大夫职》皆云三年则大比。言比 者,谓大校,比其民之数而定其版籍,明於此时民或得徙。《地官·比长职》曰:“徙於国中及郊,则从而授之。”注云:徙谓不便其居也。或国中之民出徙郊,或 郊民入徙国中,皆从而付所处之吏。是大比之际,民得徙矣。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笺云:不肯施德於我。〕逝将去女,適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传:直,得其直道。笺云:直犹正也。〕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传:苗,嘉穀也。〕

  【疏】传“苗,嘉穀”。〇正义曰:黍麦指穀实言之,是鼠之所食。苗之茎叶,以非鼠能食之,故云“嘉穀”,谓穀实也。穀生於苗,故言苗以韵句。三岁贯 女,莫我肯劳。笺云:不肯劳来我。〇劳,如字,又力报反,注同。徕,本亦作“来”,同力代反。逝将去女,適彼乐郊。笺云:郭外曰郊。

  乐郊乐郊,谁之永号!〔传:号,呼也。笺云:之,往也。永,歌也。乐郊之地,谁独当往而歌号者。言皆喜说无忧苦。〇咏,本亦作“永”,同音咏。号,户毛反,注同。呼,火故反。说音悦。〕

  【疏】“谁之永号”。〇正义曰:言彼有德之乐郊,谁往而独长歌号呼?言往释皆歌号,喜乐得所,故我欲往也。笺“之,往。永,歌”。〇正义曰:“之, 往”,《释诂》文。永是长之训也,以永号共文,传云“号,呼”,是歌之呼,《乐记》及《关雎》皆云“永歌之”,《舜典》云“声依永”,故以永为歌,歌必长 言必故也。

  《硕鼠》三章,章八句。

  魏国七篇,十八章,百二十八句。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一事不知 一事不知

一事不知成语名称一事不知成语拼音yī shì bù zhī成...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语名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

一人立志,万夫莫夺 一人立志,万夫莫夺

一人立志,万夫莫夺成语名称一人立志,万夫莫夺成...

一人有庆 一人有庆

一人有庆成语名称一人有庆成语拼音yī rén yǒu qìng成...

一人传十,十人传百 一人传十,十人传百

一人传十,十人传百成语名称一人传十,十人传百成...

最新文章
李贺《天上谣》全诗赏析 李贺《天上谣》全诗赏析

李贺《天上谣》全诗赏析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

李白诗《送友人》原文翻译 李白诗《送友人》原文翻译

李白诗《送友人》原文翻译赏析:挥手自兹去,萧萧...

李白诗《赠汪伦》赏析:桃 李白诗《赠汪伦》赏析:桃

李白诗《赠汪伦》赏析: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

李贺《南园》全诗赏析 李贺《南园》全诗赏析

李贺《南园》全诗赏析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

李白诗《送友人》赏析:挥 李白诗《送友人》赏析:挥

李白诗《送友人》赏析: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青...

李白诗《长相思》二首赏析 李白诗《长相思》二首赏析

李白诗《长相思》二首赏析: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

李白诗《赠孟浩然》原文翻 李白诗《赠孟浩然》原文翻

李白诗《赠孟浩然》原文翻译赏析:吾爱孟夫子,风...

李贺《出城》全诗赏析 李贺《出城》全诗赏析

李贺《出城》全诗赏析雪下桂花稀,啼乌被弹归。关...

李白诗词名句精选鉴赏 李白诗词名句精选鉴赏

李白诗词名句精选鉴赏李白的诗词名句集锦鉴赏 李白...

李白诗《长干行》赏析:郎 李白诗《长干行》赏析:郎

李白诗《长干行》赏析: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妾...

手机版 网站地图